乱开玩笑的下场,学妹帮我打手枪

我面临高中三年级即将升学的重大压力,有一次模拟考的成绩考得极度不理想。

我深自懊悔,为了赎罪,我发愤唸书,连社团活动也不去了。

反正热舞社少了一个三年级的老古董也没多大影响,我认为。

但是有天,一个可爱的学妹就忧心忡忡的冲到我的教室来找我了,这个学妹叫书蓉,一张俏脸长得又甜又美,眼睛水灵灵,肤色微黑,约155公分的娇小身材让人随时都有种想抱起来玩的冲动,硬要挑她的缺点,大概就是胸部扁吧。

书蓉奇问:「学长,你怎幺最近都没来社团啊?」她靠在窗边问。

「一言难尽,妳别管我了!」我说,虽然她很可爱,但我不太敢跟她说话,因为我去年在不知道她有男朋友的情况下曾经追求过她还被拒绝。

「吼,来嘛,说给我听嘛!」一个可爱的学妹挂在窗户上撒娇,令我班上的无聊同学们都瞬间被她娇懒的姿态给收买,纷纷催我快点丢下课本出去,我莫可奈何的情况下,只好走出教室,跟学妹在走廊上漫步而行。

「到底怎幺了?」书蓉睁着水汪汪的眼睛问,从这高度我可以从上面将她领口内的风光一览无遗,虽然里面空蕩蕩的相当可悲。

「你学长考试爆烂现在人生正在谷底,你学长觉得你学长压力很大,你学长就快七孔流血而死了!」我悲愤的嘶鸣着。

「蛤,好可怜喔。」书蓉说,我们两沈默了一会儿,她忽然嘻嘻一笑,神秘兮兮又俏皮的说:「学长,不然……我用一只手帮你呀?」

我心脏砰的一响,开始剧烈跳跃,受宠若惊,但还不清楚她是不是那个意思,或者是我听错了。

书蓉见我发怔,举起她纤细黝黑却细腻的小手在我面前晃一晃,俏皮的说:「不够吗?那两只手?」说着又把另外一只手放在我面前荡一荡。

我嚥下口水,道德感驱使我问出这句话:「可是妳不是有男朋友?」

「又没关係,又不是什幺大事,你不要就算了。」书蓉嘟嘴说。

「我不是不要,只是……」我口乾舌燥,搔搔头不知该说什幺,想大声说我要,又觉得我们背着她男朋友太没天良。

书蓉紧盯着我低沈的头,轻声说:「两只手不够,加上舌头呢?」我心脏狂跳,再也无法抵抗这致命的诱惑,傻笑着点点头。

书蓉甜甜的笑着,说:「好,那你看好啰!双手加舌头喔!」说着,她两手掐住自己的下眼皮,舌头吐了出来做了个鬼脸。

冷风,徐徐吹过。

「不好笑?」学妹有点尴尬的笑问。

我不断颤抖,再也忍耐不了,一边狂叫一边发足狂奔,消失在走廊尽头。

接下来的几节课,学妹一共发了十三通简讯跟我道歉,甚至放学时间拦在我教室门口阻拦我回家。

「我没有生气啦。」我无力的说,这倒是实话,但我像是被燃尽了最后一丝希望的火柴一样,又乾又瘪。

「可是你看起来很受伤。」书蓉愧疚的说。

「我当然会很受伤,妳这白癡……妳又不是不知道我……总之妳是勾引出了我人性中的黑暗面,让我认识到自己是个多幺不该存在这世界上的坏人。」

随着我们边走边聊,渐渐的我们踱到了放学空无一人的美术教室,我邪恶的念头又开始冒了起来,我不断的向书蓉灌输我觉得自己产生邪念是种很不应该的念头,并且暗示她如果真的是两相情愿我会比较好过一点。

书蓉渐渐的明白我的暗示,她又好笑又好气,最后还是认输,低头悄声说:「好啦……我知道了啦……就…就帮你嘛……」

我大喜若狂,但仍小心翼翼的问:「真的?不会再开我玩笑了吧?」

书蓉羞赧的点点头,低声说:「谁叫你要一直逼我这样。」

我轻轻的将学妹娇小而香甜的身躯拉近身边,并且重重抱住,她整个人瑟缩在我胸膛上,我的下巴刚好就枕在她的头顶鼻中嗅的尽是她身上的香气,一种难以言喻,如花绽放般的粉红色香气。

我听到学妹剧烈的心跳声,她双臂紧紧贴着自己的身体,我拉着她的臂膀,牵引到我隆起的裤裆上,书蓉也不推託,乖巧的揉按了起来。

「真的…没问题吧?」

「谁叫你要一直逼我……」书蓉的声音轻的比苍蝇声还细。

我隔着她轻薄的白色制服,触摸到她轻颤的身体,她微嗔说:「不要乱来…再这样我不…不帮你…用了…」

我连忙哄她,手又规规矩矩的收回了。

我觉得应该差不多了,缓缓的拉开裤拉鍊,掏出我的凶器来,牵着学妹的手去握着她,我感觉到学妹纤细的指尖先是胆怯的按了几下,跟着就浅浅的握住了它,并且开始虚弱而缓慢的套弄。

该怎幺说,她的技术无疑是滥到极点,但我还是只有一个字,爽!光是可以把肉棒塞在这可爱小女孩的手掌心中我就觉得此生不枉了。

「学妹,我问妳喔。」我说,她「嗯」了一声,似乎仍沈浸在那火热肉棒带来的刺激里。

「妳跟男朋友做过爱了吗?」我大胆而辛辣的问。

她大概也是热昏头了,不加犹豫的回答:「嗯…」

我醋味横陈,酸溜溜的说:「我跟他的肉棒,谁的比较大?」

书蓉「呃」了一声,哈哈一笑,不回答我的问题,这使我的不爽程度更加扩大。

上一篇: 背德淫乱女儿的丝袜
下一篇: 体育老师摩擦女友嫩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