嚣张的我惨被学妹们教训辱姦

人生的第一次往往都在最意想不到的时机出现。

时间是大三那年学期末最后一堂课,我在大一新生班选必修课。唉,没办法,平常不用功,自己刚进来的第一年就差点被二一,现在只好厚脸皮的跟学妹同组。结果还厚脸皮的跟学妹吵架…

「学姊,昨天我们不是就有跟妳说要把报告先作好了吗?这周轮到妳耶」,学妹育君满脸怒容,眼睛要喷火一样的望着我。她大约比我矮一点点,却是小辣椒一个,个性率直;有时候太过率直了说出来的话都很想让我当面甩她一巴掌。育君留着个短髮,整个人就是大剌剌的音量大音调也高,穿着件没特色的黄短T和丹宁小短裤,一双球鞋,整个就是简易风,外在不起眼的小女生。不过对我正面而来的骂声可一点都不简易。

「搞甚幺啊!上周我跟Jessica作这周换妳做,本来就说好了!结果咧?」她两手抱着那对小胸劈头就骂,「老师刚刚当全班面给我们难看,妳还在旁边那种不关妳事的表情!害我跟Jessica站在中间当砲灰!」我歪头过去不想鸟她,现在竟然越靠越近声音也跟着越刺耳:「学期初看妳一脸气质样以为妳好相处,结果妳捅我们两个一刀,是怎样?现在是怎样?说话啊妳!」

我也终于按耐不住回嘴了:「怎样?现在是比声音大逆?」对着她的脸就是一阵尖酸,「我昨天就不小心睡过头啊,又不是我故意要害大家被老师骂!」说完我甩了甩头髮对着她继续狠噹:「反正一定会过啦,妳这幺兇是怎样?对学姊可以这种态度喔?才刚进来一年不到,我大三了耶,尊重两个字会不会写?」育君先是被我的回嘴给震摄了一秒,然后发飙起来了:「学姐~~~妳作学姐有没有个学姐的样子啊!?挖洞给我和Jessica跳,我们两个跟妳有仇吗?明明是妳的问题,还有脸说那种话?」语毕转头:「Jessica妳说说话啊!」

相比起育君,Jessica几乎完全是个相反的模子。有着一头过肩的飘逸长髮,不时散出神秘的香氛,平常很少听到她开口,但是不代表她好欺负;相对的,她那双冰霜般的眼神,和冷漠的表情,常常让班上其他人对她是敬鬼神而远之。有着这种冷漠疏离的个性,她的打扮看起来就和她的人不搭嘎:常常是洋装风来学校不说,今天还穿着两侧绑带低胸薄纱洋装,腰上绑着条大蝴蝶结腰封,蕾丝边大腿袜和黑高跟鞋,一种神祕性感风油然散发。从刚刚她就站在旁边保持一贯静默风格,但是两眼从头到尾没有离开我身上,这点其实让我有一点点说不上的害怕。

「都发生了,」终于,清脆中带冷淡的语气,「就这样吧。」说完她转身就走出教室,留下小跟班育君错愕的站在这边。她跟着跑出去,回头对我作了个割喉的手势,我则不甘示弱回敬中指还带唇语:「机掰」。

最后一节课结束了,这班的男男女女收拾着东西慢慢走出教室。我坐在椅子上刷着手机,不急着离开。刚刚那番吵架让我小耗了点力气,我得先休息一下。今天的我由于天气,只穿了件白色小外套,里面是绕颈绑带的条纹小可爱,(反正应该不会有人看到的),一条豹纹迷你裙,白皙裸嫩的长腿套着双露趾细高跟。

渐渐的教室空无一人,整栋大楼里面原本的喧哗吵杂也趋于平疾。「没想到这幺晚了」,我提起小包包往外要走,门口的转角冷不防有人扑向我!肚子感觉到被一根甚幺给顶住,紧接着就被「滋滋滋滋滋滋」的给电击了!

我「呜!」了一下,眼前黑掉,晕死过去。

待缓缓醒转过来,我才发现自己还在教室,不同的是,我被绳子绑在课桌椅上,两手被绑在椅背,细高跟还在脚上,但两腿各自被绑在椅脚腿开开的。内裤不知何时已被褪掉,丢在一旁,白色小外套也不见了,只剩下条纹小可爱和豹纹迷你裙还在身上。

「她醒来了」耳边传来育君的声音,转头看,她和Jessica站在我旁边,準备着甚幺东西。我生气中带惊慌的叫道:「Jessica!学妹!妳们在干甚幺?怎幺可以拿电击棒电我,还把我绑在椅子上?」

「妳这小贱女,今天要好好教训妳不然妳永远学不乖」

「妳…妳在说甚幺?」

育君带着淫恶的笑容朝被绑在椅子上的我缓缓走近,我莫名的害怕了起来。

「不,不要….咕呜!」话没说完,她掰开我的嘴唇,捏住脸颊,手指伸进来进进出出的操我小嘴。

「呜!哼呃呃呃呃~~!」似乎是很享受这种在我嘴里被包着的湿热感,她抽了出来,冒火的眼神直盯着我,自己含住,在口内转了几圈,再拿出她满满口水的湿指,粗鲁的又插进来我嘴里。

「咕呜呜!呼呜呜!~~呃~~吮…吮吮…」

「贱女人,给我好好含着!」

上一篇: 我从阴茎感受到女儿已达到了高潮
下一篇: 背德淫乱女儿的丝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