甘蔗林里的公公与媳妇

「阿明,不要去了好不好?要不,我也要跟你去。」

「不行,你也去了,爹和小弟怎幺办,家里没有一个女人也不成的。」

结婚一年的阿明和妻子小娟在房间里谈论着出门打工的事。

阿明有一个46岁的爹和一个18岁在读高中的弟弟,他娘在两年前因病去世了,一年前,他爹叫人给阿明介绍了邻近二村的小娟结了婚,小两口生活甜甜蜜蜜的好不令人羡慕。

几天前,爹爹说家里的农活并不太多,要阿明去南方打工赚钱养家。

「我们才刚结婚不久,现下就要离开,那我如果想你了怎幺办?」「你个小骚货,是想我的家伙还是想我的人哪,小骚货。」

「嗯,你笑我,我不来了了。」

「你个小骚货,明天我就要去打工了,可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不能操你的穴了,今晚我可要好好的干你,我要把我干得向我求饶。

你今晚要搞死了你。」

「我才不怕你呢──,反正明天你要去了,我也要有好几个月不能挨操了,谁怕谁呀。」

阿明摸着小娟的身体,喘着粗气,慢慢地解开钮扣。

农村的女人还不大习惯戴胸罩,一打开,就露出了两个鼓鼓的大奶子,阿明马上把嘴凑了上去,轻咬着,左手滑下腰,褪下她的长裤,探进三角禁区。

「嗯,阿明,痒痒」「小骚货,你不是很喜欢嘛。」

「嗯,快点儿了,痒死了快点儿吗。」

阿明迅速地除去小娟最后的障碍物。

一具惹火的身材,阿明的下体也迅速的鼓起,三角禁区的几株杂草,冽开着一条小溪,下流着慾望的淫水,蛤口一张一合的,彷彿在叫嚷着阿明的鸡巴。

「啊──啊──嗯,快点儿,快,快──,嗯──啊──啊」阿明迅速脱下在自己身上的衣物,露出那条大肉棒,一翘一翘的,慾火上涨,青筋鼓涨。

他把大鸡巴狠狠地插进小娟的阴道内。

「啊──啊──好舒服,啊──啊──,阿明,用力,再用一点力,啊啊──啊──」阿明听着小娟的叫床声,积极地向里挺进。

房间窗户的那一头,阿明他爹的房间里,阿明老爹正透过墙壁上的一个洞,向这边张望。

他脱下了裤子正用力滑动他的肉棒,搓挤着无法发洩的慾火。

阿明的打工,本就是老头为了下一步的慾望而作的步骤,只有先把自己的儿子支开,才有可能得到这惹火的媳妇

只见阿明那根大阳具在小娟的阴户来回上挺,速度越快,沉沉的传来「沽滋沽滋」的声音,小娟的呻吟闷声也越来越大,小娟身微微摇晃身躯,双手紧紧搂住阿明的脖子,嘴里模模糊糊地哼着︰「啊啊……嗯…嗯,阿明,你真行,嗯……不要停,用力……快用力,我要你…`啊……」伴随着小娟的淫叫声,阿明把小娟的身体拖向床沿。

小娟的一双玉腿被放在了阿明的肩上,阿明用力的狠狠抽插着。

虽然是平躺在床上,小娟的奶子仍然很坚挺,随着阿明的一次次冲击,波涛汹涌着。

阿明将小娟的腿放下,又压了下去。

他的臀部上下俯动,小娟长髮凌乱头枕在一边,眼微闭,不住的哼哼,双腿交叉放在阿明的臀部上,随着阿明的起伏,身体有节奏的向上迎凑着……突然,小娟叫出了奇怪的声音︰「喔……顶…顶到花心了…啊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…噢……阿明儿狠狠地向下挺着,看见小娟的股间的肛门一缩一缩的,知道她的高潮快要到了,粗喘着气向猛抽︰「小骚货……把我的…我的鸡巴…夹…夹得……好…好爽……叼喔……看我怎……怎乾你……你…你个小……小浪蹄子………」阿明他爹在外面看得慾火上烧,浓白的精液喷到墙壁上,满手都是。

「小娟……娟…你夹得真紧……`喔……「噢……要………要…丢了……啊…阿明…你真行……啊……丢了…」屋里传来了阵阵「沽滋」「沽滋」的声音,阿明忽然喊了︰「要……射了…射.射了…………阿明奋力一挺,软软地趴在小娟的身上。

「赶快……射……射……全部…都…射进…里面…面……快…」小娟紧紧抱住阿明,腰部不住地上下套弄。

小娟的阴道冲进阿明浓浓的乳精液,热烘烘的,全身痉挛抽紧。

两人抱在一起不停地喘息,小娟的屁眼也一阵一阵的收缩着,刚才的高潮还没有消退。

老爹在房间里喷出了第二次浓精。

「小骚货,……干得你……舒服吗……」「阿明…你~~…你好厉害哦……以前…怎没有这有力…」「明天就在…去打工了。

再不…`猛操你就…没得操了,干得真爽……」「等会儿,我再乾你一次,我要把你一次乾个够……小浪蹄……」随着阿明的打工,老爹开始实施他的佔有计画了。

要知道老爹对于这个机会,已经熬煞了将近二个多月的时间。

那一天,天气酷热,老爹乘凉回家,无意间发现小娟在屋里,脱了上衣,露出两个丰满的奶子,在那支老电风扇前吹风。

整整一年禁慾的老爹一下子呆了,下体马上作出快速回应直直而起,心里彭彭直跳,跑到厨房喝了一大壶凉水,也禁不住心中沸腾的那股慾望。

从此以后,脑中老是那两个浑白圆满的大奶子。

整夜无法入睡。

终于禁不住心中的慾火的煎熬,在墙上开了个小洞,夜里开始偷窥小两口的做事,以求满足。

哪知,越看心中的那股慾火越燃烧,火热越来越兇猛,终于也无法忍受乾枪的折磨,设计了阿明的打工,把媳妇纳入自己的进行範围内。

以便更容易实现心中的打算。

老爹知道媳妇小娟怕热,天气一热,她就会把衣服脱下,让身体凉快。

只要创造一个热的环境,就可以很容易的得到那副诱人的身体了,就可以享受那长久以来快要遗忘的滋味了。

老伴的死,有一半就是因为老爹的纵慾而折磨出来的。

那股旺盛的慾火一经引起,就像火山爆发,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
今天,老爹在阿明打工半个月后的今天,在等小娟出现渴求的时候,终于可以实施心中计画已久的方案了。

「媳妇,你小叔今天要去上学没空。

甘蔗又要瓣叶,今天你也同我一起去甘蔗林那去做吧。」

「好的,公公,你先去,等我把碗筷洗好后再去。」

「好,你等一下,带一水壶水去,今天天气好像太热了,流汗会很厉害,要多带点水,不要中暑了。」

「好,等一下我带去。」

「那我先去了。」

小娟收拾好东西,装了一口壶水,也赶到甘蔗林里去工作了。

公公,你在那里?水壶我带来了。」

老脸爹应专声出来,假装口渴,喝了一口水。

说︰「媳妇,你在这边做,我去那一头忙。」

「好的,公公。」

老爹知道,虽说媳妇怕热,但如果是在公公的在面前脱下衣服,还是不可能的,她会羞耻,就会忍耐而不脱了。

上一篇: 人妻下海还债
下一篇: 寡妇儿媳